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锂盐有60万元一吨的昨天 也可能有10万元一吨的明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PG游戏网站

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锂盐有60万元一吨的昨天 也可能有10万元一吨的明天”

  • 产品概述

  数次跨过低谷、穿越周期,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慢慢成长为全球锂业的领导者,凭借的是“务实进取、小步快跑”。

  今年以来,锂价大幅回调引发市场关注。经历了去年的大涨,今年锂价走势如何,企业怎么样应对?带着这样一些问题,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进,专访公司董事长李良彬,了解如何百炼成钢,未来又如何以不变应万变。

  赣锋锂业是一家诞生于21世纪初、土生土长的江西企业,公司“掌门人”李良彬技术出身,有着理工男特有的认真和执着,一直专注于锂业。

  一路走来,李良彬和并非一帆风顺。“最初公司是做金属锂起家的,由于工业级金属锂作为基础锂产品,技术上的含金量并不高、行业壁垒比较低,伴随资本蜂拥而至,很快就出现了产能过剩。”

  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有着强烈危机意识的李良彬果断停止了工业级金属锂产品的扩建,决定对产品结构可以进行升级,转向电池级金属锂、级锂化合物生产。2016年至2017年,由于碳酸锂市场接近饱和,李良彬决定全力研发、提产当时新的行业风口氢氧化锂,得以成功躲过危机。

  事实证明,强烈的危机意识和敏锐的战略眼光,是李良彬能够带领一次次走出周期性低谷的重要原因。即便是在2019年锂价从年初超7万元/吨,一下子就下降到年底不足5万元/吨,一众企业惨淡经营之时,赣锋锂业依然保持了盈利,甚至扩大了营收规模。

  如今,锂盐价格大大回调,实际成交价已从最高峰的50多万元/吨降至30多万元/吨,但李良彬从始至终保持清醒,他和记者说,锂盐“有60万元一吨的昨天,就可能有10万元一吨的明天。”

  经历过多次行业低谷的李良彬,看到的是全球电动化浪潮之下,锂资源自主可控是一项重要的战略需求。也正基于此,赣锋锂业于2010年登陆长期资金市场后,便马不停蹄地大举收购锂矿资源。

  如今,赣锋锂业完成了全世界内的资源布局。在澳大利亚、阿根廷、墨西哥、爱尔兰和中国青海、江西等地持有多处优质矿源。彼时由于锂价处于历史低位,这些锂矿都以较低成本被赣锋锂业收入囊中,尤其是近两年持续“大手笔”买矿,令赣锋锂业原料自给率稳步提升。

  依托强大的锂资源优势,赣锋锂业的触角不断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公司从2011年开始进军锂行业下游,投资设立赣锋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赣锋锂业又成立固态电池研发中心,并开始建设全自动聚合物锂电池生产线。同年,赣锋锂业还成立江西赣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切入废旧电池回收利用赛道。

  目前,赣锋锂业已形成了上游资源开采,中游提炼加工,下游电池制造、回收的全产业生态,产品应用在新能源汽车、储能电站、消费电子等多个领域。

  最近,赣锋锂业又有新突破。消息显示,搭载赣锋锂电三元固液混合锂离子电池的纯电动SUV赛力斯-SERES-5将于今年上市。

  “未来几年,这种固液混合的半将是主要趋势之一。”李良彬表示,“一体化布局可以轻松又有效提升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好把控行业发展趋势。”

  过去的2022年,赣锋锂业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业绩,公司预计2022年盈利180亿元至220亿元,同比增长244.27%至320.78%。

  在李良彬看来,成绩属于过去,奋斗赢得未来,下一个十年,赣锋锂业将走“技术赣锋”之路,持续贯彻和践行“技术赣锋”的发展理念。

  赣锋锂业解释:“技术赣锋”又分为技术宽度、技术深度、技术应用三个并行的方向,其中,技术宽度是指尽可能在更多相关领域掌握最先进的核心技术;技术深度是指在更多前沿领域有所建树;而技术应用则是指加快技术的商业化落地。

  “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重点是做产品,那时候叫‘产品赣锋’,2010年公司成功上市后,慢慢解决了资源方面的问题,应该算作‘资源赣锋’。未来10年,公司一定要要走‘技术赣锋’的路线,因为只有依靠技术才能提升产品附加值,赢得未来的主动权。”李良彬解释。

  “‘技术赣锋’不仅包含了资源开发方面的一些技术,还包括了产品深加工方面的技术,未来公司也要依靠技术为先导进入新的领域,比如依靠技术开发一些新的电池,不能说别人做什么电池,我们也跟着做什么电池,跟在后面就永远无法超越,也没办法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他补充道。

  今年,赣锋锂业将在研发技术方面加大投入,推出更多新产品,试验更多新工艺,如提升低含锂量矿石的提取能力、优化超薄锂带制作工艺、加强对新型动力电池技术平台的研发投入、完善二代固态电池技术、攻关废旧电池自动拆解技术等。

  对于公司固态电池产业化面临的挑战,李良彬坦言,“公司是做金属锂起家的,金属锂加工方面是强项,而第二代固态电池负极材料用的就是金属锂。金属锂密度小、比容量高,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金属具有更高的单位体积内的包含的能量,不过金属锂要做成超宽超薄锂带难度不小,一方面,其在挤压工艺流程中容易变形;另一方面,它还容易拉断。除了攻克大规模生产更宽更薄的金属锂箔负极的技术难题,营造鼓励使用更安全和更高单位体积内的包含的能量的固态电池的政策环境,也是固态电池产业化的重中之重。”

  固态电池关键材料固体电解质、固态柔性隔膜及固液混合电池等产品,能提升动力电池的安全和耐低温性能,如今均已具备商业化能力。为逐步推动固态电池量产,今年两会,作为新晋全国人大代表,李良彬还建议国家对固态电池系列新产品提供一定政策扶持,鼓励电池厂、车企将研发进程中的产品阶段性落地,从而形成以商业化推动技术研发的良性循环。

上一篇:回收18650锂电池组2023-09-21

欢迎给我们留言,
我们会尽快回复你!

底部logo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