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吨卖近7万90后小伙带人在“大厂”背后挖矿年赚4000万
当前位置: 首页 > PG游戏网站 > 废旧铝塑回收设备系列

一吨卖近7万90后小伙带人在“大厂”背后挖矿年赚4000万

  • 产品概述

  靠着近年来的资源回收市场热,90后陕西小伙张强龙白手起家,创业不过六年,年营收数千万元,成为风口造富的案例。

  他挣到“第一桶金”的背后,是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概念的再度走红。

  近期,提倡“降本增效”的大背景下,众多名企在ESG上的投入却有增无减。据金融行业招聘平台eFC消息,淡马锡、新加坡电信、星展集团等知名集团近年均在ESG人才招聘方面加大了投入。

  在中国,这类人才一样炙手可热。不久前有社会化媒体上消息称,少数互联网大公司开出了160万元年薪招聘ESG管理岗;另有一篇《ESG岗位都炒到15W月薪了?》的文章更是登上微博热搜。

  2016年,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的张强龙从外贸销售的岗位辞职。当时既缺少资金、又没什么人脉资源的他,却从一年多的外贸经历里隐隐窥见了欧洲回收市场的上升期。

  据统计,这一年全球基础设施资产投资金额高达4130亿美元,同比增长14%,创出历史上最新的记录,包括机场、港口和发电厂等,欧美基建市场更是迎来爆发增长。很多人不知道,基建投资如火如荼,往往意味着资源回收行业也将迎来一轮爆发,最典型的莫过于工业废旧电线电缆的回收。

  张强龙认为这是一个风口,并很快想到一种用于电线分离回收的“铜米机”。眼下如果能向欧美市场出口铜米机,似乎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但机器从哪里来?生产技术怎么搞定?他还是一片空白,了解到浙江有相应的机械厂,于是,张强龙从西安乘机抵达杭州,再转高铁去台州路桥。

  在陌生的路桥,张强龙试探性地找到三家机械制造商。面对这个24岁年轻人的“畅想”,前两家工厂都直接拒绝了,直到第三家工厂才有了转机。对方被“回收服务业务出海”的想法打动,尽管还没有做过相关业务,但愿意一试。

  那时候,因为缺少资金,张强龙的创业差点中途夭折。手头最拮据的时候,他为了新开海外店铺,预支了信用卡上22000多元的全部额度,连生产定金都付不出来,但这家浙江工厂愿意让他“先货后款”,保留了年轻人的创业火种。

  对工厂来说,张强龙的“点子”确实值钱。有市场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欧美当地铜米机的售价约是中国的三倍以上,且多为大型机器,只适用于规模较大的回收中心。随市场扩容,不少“散户”也想加入其中“淘金”,更小型、更便宜的铜米机需求激增。类似于卖水给淘金者,张强龙靠着自己的专业敏感,抢到了市场先机。

  第一次跑,就谈拢了合作,也使得张强龙喜不自胜。当时刚到杭州时,他曾买过一件10元的纪念品,被当作创业幸运物保留至今。

  “我不是只卖机器。”2018年,在“考察”多家优秀外贸企业后,张强龙在西安租下一间8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从此前的作坊式往公司化运作。

  张强龙的客户,慢慢从当地的回收机械经销商、政府经营的中小型回收站,覆盖到了欧洲最大的几家电缆生产企业,乃至有色金属相关的大型工厂。

  “机器发往欧洲,我们的服务才起步。比如客户遇到操作方面的问题,我们一定要立刻告诉他们该怎么样处理,包括设置机器的风量大小和震动的快慢等。”

  张强龙制定了一套服务准则,要求对接每位客户的沟通群里起码有四人:“销售是第一负责人;外贸部主管要帮助销售去解决权责相匹配的问题;第三个是公司驻工厂的人员,对接生产线的情况;最后就是工程的技术人员,负责售后安装及维修指导。”

  到2020年前后,随着更多跨国企业等越发重视ESG,与节能减碳休戚相关的全球回收市场释放出慢慢的变多利好信号。“中东、东南亚市场对回收服务的需求在扩增,这也符合我们对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的判断——由于基建扩张、ESG战略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蔓延,整个资源回收市场还远没有触顶。”

  此外,有色金属价格持续多年保持高位震荡。2022年初,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在行情分析提到,包括铜、铝、锌在内的有色金属在近年均处于高位震荡,有的品种价格还会持续走高。

  张强龙为海外客户算了一笔账,“欧洲的电线电缆瑕疵品或废弃品,回收价仅10000元/吨。但是这些废品电线元/吨的铜价计算,如果能做到高效回收,废电线元/吨,几乎和合格成品等价。”张强龙做过估算,企业买机器回收电线电缆,三个月内就能把购置费挣回来。

  市场是敏感而反应迅速的。张强龙认为,资源回收的收益提高,将带动更多人入局其中。

  于是2022年,他与团队又针对欧洲客户对回收机器小型化的诉求,推出了高效率的小型铜米机,把原来两厢轿车大小的机器,缩小到一台双门冰箱大小。这一年,新款回收机器在国际站平台上卖出300多台,成为爆款——而这家专攻“回收服务”的出海企业,同比前一年业务收入增长87.9%,营收也已超过4000万元。

  ESG蔚然成风,放大了社会对新兴回收服务的需求,风口也正从海外吹向国内。事实上,光是一门回收服务,眼下就存在无限空间。

  张强龙瞄准的废弃电线电缆回收行业,主要涉及的是有色金属,以铜为主。近些年,新能源电池、光伏组件回收等也渐渐起势。

  前不久,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接受各个媒体采访时聊到,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循环利用能力在不断的提高,如在锂离子电池回收利用方面,镍和锂的回收率超过95%。近年,两者的原料市场行情报价均在上涨,伴随电动车的普及,电池背后的回收服务也是一个机遇。

  跳出炙手可热的电动汽车领域,低碳环保的光伏也需要我们来关注。《天下网商》咨询了多家回收企业,其中针对400瓦太阳能光伏板的回收报价最高达到约600元/片。

  “相对于前几年,光伏板回收价有所提高,许多人暗暗提价,有的回收厂商还提供上门回收服务,来抢货源。”上海的一位光伏企业销售代表透露。

  这背后也有材料涨价的因素。2022年,光伏板的主要材料——硅料价格一度高歌猛进,从年初的23万元/吨,一路飙升至近33万元/吨,随后才回落。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测算,若退役光伏组件能得到全量回收,到2030年可从中得到145万吨碳钢、110万吨玻璃、54万吨塑料、26万吨铝、17万吨铜、5万吨硅和550吨银。

  “ESG这个概念很大,似乎很多都能往里面套。也许之后会有几家专业的公司来做全套的ESG服务,包括业务成长、回收利用、迎接政府监管以及提升员工整体素质等等,可能有那么一小块涉及电线电缆回收,那就是我们专业对口的事情了。”张强龙也在时时关注国内行业的动态,寻找出击的时机。

  回收生意相当于在“垃圾山”里挖金矿,而无论是淘金者,还是像张强龙这样的“卖水者”,都是如今市场里先行一步的“弄潮儿”。

欢迎给我们留言,
我们会尽快回复你!

底部logo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