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回收概念股这12家公司净利增逾100% 巨头抱团抢市场_车家号_发现车生活_汽车之家
当前位置: 首页 > PG游戏网站 > 废旧锂电池回收设备系列

锂电回收概念股这12家公司净利增逾100% 巨头抱团抢市场_车家号_发现车生活_汽车之家

  • 产品概述

  41家概念股中,超9成实现盈利,近3成公司业绩翻番。正值今年三季报收官时节,电池回收行业交出了好成绩。

  Wind多个方面数据显示,电池回收概念股的净利润表现良好。41家概念股中,除了3家出现净亏损外,其余均实现正向盈利。其中宁德时代、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上汽集团、天赐材料分别成为前五名。

  从市值来看,宁德时代与上汽集团成为电池回收领域“双雄”,二者早在4年前就已经牵手合作。而营收、净利润增幅极高的“新贵”天齐锂业则在今年与宁德时代“互呛”,争论锂电池回收率的高低。

  万创投行董事、总经理赵一铭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锂电池回收行业背靠新能源汽车和储能两个万亿级别市场,具有广阔的前景。预计到2030年,锂电回收市场应该能达到2000亿以上的市场规模。而目前,这个行业正处于市场爆发前夜。

  在赵一铭看来,2020年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小高峰,我们大家可以据此推测,锂电回收的小高峰会出现在2025年左右,随后进入爆发式增长。

  截至11月4日,锂电回收概念股全线家股价下跌。超越科技、天奇股份等多家公司涨停,天齐锂业大涨8.46%,赣锋锂业上涨6.09%。

  Wind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按照11月3日最新收盘价计算,在41家电池回收概念股中,排在前五名的分别是宁德时代、上汽集团、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和华友钴业。其中宁德时代以市值9374.33亿元遥遥领先,而上汽集团成为市值前五名中唯一一家整车企业。

  从营业收入来看,今年前三季度,上汽集团、宁德时代分别大幅领先于其他电池回收概念股,分别实现了5102.36亿元和2103.40亿元营业收入。

  但需要注意的是,宁德时代在营业收入增长率、归母净利润、利润增长率等方面均超越上汽集团。

  今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度增长186.71%。而上汽集团虽占据着营收第一的位置,但同比下滑5.22%。

  此外,上汽集团虽营收第一,但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仅126.49亿元,同比下滑37.84%。宁德时代虽业绩屈居第二,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实现175.91亿元,同比上涨126.95%,超越上汽集团。

  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加强完善新能源矿产资源和上游材料领域布局。公司与合作方印度尼西亚 PT AnekaTambang (ANTAM)和 PT Industri Baterai Indonesia(IBI)签署协议共同投资建设印度尼西亚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包括三元电池材料到电池回收在内的全产业链项目。

  不过,两家巨头早已携手合作。2018年3月22日,宁德时代与上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拟进一步深化合作,探讨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

  赵一铭向记者介绍,如今锂电回收行业主要由三类机构组成,分别是第三方回收机构、电芯厂、整车厂。目前来看,三种模式中,电芯厂中的邦普属于行业龙头,而第三方公司中的几家头部企业未来可能筹备上市。

  其中,回收机构不属于整车厂和电池厂,是作为第三方独立存在,大部分是从环保行业的元素提取企业发源而来,技术实力较为强大。

  而电芯厂的代表是宁德时代旗下的邦普。电芯厂的优点是宁德时代等大型锂电厂商会提供大量原材料,提取元素可以返还给宁德时代,从而形成一个产业链闭环。但弱势在于宁德时代这种极大体量的企业才孵化了一家独立锂电回收企业,别的企业可效仿的空间不大。

  另一个代表是整车厂。目前整车厂是国家规定的锂电回收的责任主体,但整车厂在切入这样的领域的时候,需要和有经验的公司合作并进行技术储备,相对来说自身技术实力不占优势。目前许多整车厂会选择第三方合作或投资第三方机构。

  在41家电池回收概念股中,只有上汽集团和宁德时代两家公司的前三季度营业收入破千亿元,格林美、天赐材料等12家公司的营业收入破百亿元,其余企业营收规模均在百亿元以下。

  不过,电池回收概念股的整体业绩情况向好。41家概念股中,有30家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上涨,占比达到73.17%。其中,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同比大增536.39%,龙蟠科技营业收入也大涨329.26%。

  尽管市值和营收规模有差距,但天齐锂业作为动力电池领域的龙头之一,在电池回收领域也占了重要地位,甚至曾与宁德时代“呛声”。

  今年5月,天齐锂业的全资子公司天齐创锂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北京卫蓝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完成了《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天齐卫蓝固锂新材料(深圳)有限公司,以共同从事预锂化负极材料及回收等相关业务。

  而天齐锂业与宁德时代的观点“互搏”发生在今年7月的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会上表示,如今宁德时代的邦普对镍钴锰的回收率已达到了99.3%,锂的回收利用率也达到了90%以上。预计到2035年,对退役电池材料的循环利用就能够完全满足大部分的市场需求。

  但天齐锂业却在此后表示,90%的锂回收利用率在实验室“应该能做到,但是商业上还没见过”。

  赵一铭向记者表示,目前锂电回收行业普遍的提取率在85%至90%左右,再往上每提升一个百分点都十分艰难。最终企业要选择在工艺上投资改进,还是加大规模分摊成本。

  她介绍说,目前锂价大幅度的提高,虽然每家公司提取率、对原材料的把控程度都不同,但大公司依照目前的提取率已能赚钱。

  而随着未来锂电价格趋于平稳或者下降,各家技术沉淀和全元素、全产业链布局的能力会更关键,小企业、技术水平较低企业未必能赚钱。锂电回收行业早期看渠道和规模优势,但以后一定是比拼技术沉淀。

  电池回收概念股的净利润表现良好。41家概念股中,除了3家出现净亏损外,其余均实现正向盈利。其中宁德时代、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上汽集团、天赐材料分别成为前五名。

  在41家概念股中,有21家前三季度净利润出现上涨,有12家公司净利润增幅超过100%。其中,天齐锂业净利润大面积上涨2916.44%,雄韬股份也不甘示弱,大涨1925.10%。

  天风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154.5GWh,同比大幅度增长142.9%,装机规模受新能源车销量景气拉动而快速放量;动力电池回收作为锂电池后周期行业,需求有望受产业链景气传导而逐年走高。

  上述研报预计,到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总退役量有望达到380.3GWh,2021-2030年十年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48.9%,未来有望呈现指数式增长。从长视角来看,行业当下正处于长景气周期的起跑点,潜在市场空间或超千亿。

  赵一铭向记者表示,在行业发展早期存在黑作坊、黑市等乱象。那时电池还没形成规模效应,消费者没有统一收购渠道,如果消费者自己出售电池,那么谁出钱高消费者就卖给谁,部分经营成本较低的小作坊能开出高价,自然就占优势,会出现乱象。

  但现在已经不同。随国家对锂电回收行业不断规范,动力电池规模效应凸显,批量退役时由企业统一收购,不规范的中间商会越来越少。

  还有一个变量是技术。赵一铭解释说,以前小作坊收购电池进行粉碎,虽然价格低,但拆解破碎的技术品质要求相对较低。

  赵一铭表示,目前锂电回收梯次利用的规模太大,市场之间的竞争环境加剧,回收品质更重要,如果提取品质和效率太低,即使价格低最终性价比也不高。目前动力电池大批量的退役,不会跟小作坊合作,因此小作坊的优势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明显。

  赵一铭认为,未来,或许我国在锂电池拆解破碎环节会发布白名单,这个行业会朝着更规范的方向发展。

欢迎给我们留言,
我们会尽快回复你!

底部logo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