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办废旧电池回收企业把锂电池回收生意做大做强
当前位置: 首页 > PG游戏网站 > 废旧锂电池回收设备系列

开办废旧电池回收企业把锂电池回收生意做大做强

  • 产品概述

  目前,锂电池回收的产业链可大致分为梯次利用和报废回收两个环节。梯次利用的核心一开始就掌握在整车厂或者电池厂手中。

  1、梯次利用,就是对电池轻度报废基础上的重复再利用。厂家需要对性能直线下降、不符合动力电池标准的电池包进行拆解筛分重组,最后进行系统集成,然后用在一些对单位体积内的包含的能量要求不高的领域。

  在锂电池的全生命周期中,由于整车厂承担了大部分的保修任务,理所当然会对拆换下来的锂电池具有处理的权力,这就决定了整车厂控制了锂电池回收行业的牛鼻子——材料的来源。在锂电池的回收过程中,整车厂会在第一步梯次利用中取得主导地位,因为这样的一个过程基本相当于电池制造的后道程序,

  2、电池无法梯次利用之后,就进入了报废回收环节。整车厂需要跟一个拥有一定技术水平的冶金公司合作,整车厂提供废旧电池,并为配套的冶金企业来提供指导,由冶金公司进行回收工作。

  目前合作伙伴关系比较清晰的是邦普循环,就是宁德时代的子公司。锂电池回收行业未来的估值就是参照汽车零部件行业,10%的销售净利率,成长性的时间序列滞后于新能源汽车6年-8年。如果商业模式是收取加工费,那就是按照每1亿固定资产投资每年2000万净利润计算加工收入。这两种都是汽车零部件行业正常合理的盈利水平。

  工业与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近日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要加快制定《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办法》《办法》将在今年内完成起草,处于发展初期的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或将迎来发展机遇。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及动力电池“退役潮”临近,进一步规范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高质量发展迫在眉睫。

  辛国斌在吹风会上表示,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工业与信息化部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部署协同推进的原则,进一步健全回收利用管理制度,培育龙头骨干企业,不断来完善动力蓄电池的回收利用体系。

  根据工业与信息化部“2023年规章制定工作规划”,《办法》将在年内完成起草。

  工业与信息化部等部委曾在2018年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动力电池的维修更换阶段、回收阶段、报废阶段、所有人责任、收集、贮存、运输、阶梯利用等方面的要求。

  业内人士表示,将出炉的《办法》把“暂行”两个字去掉,预计对主体责任更加明确是主要变化之一。相关措施将变成一个正式的管理制度,逐渐增强约束力。

  随着退役动力电池规模逐渐加大,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正在加快发展。研究机构EVTank联合伊维经济研究院共同发布的《中国废旧锂离子电池回收拆解与梯次利用行业发展白皮书(2023年)》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废旧锂离子电池实际回收量为41.5万吨,同比增长75.8%。预计到2030年,整个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053.6亿元。

  市场人士预计,《办法》可能会引发行业洗牌,谁能在激烈的公司竞争中坚持下来,谁将在未来的美好前景中得到快速的发展。健全的回收体系、新技术带来的高回收率以及持续的降本增效将是锂电池回收企业稳定盈利的法宝。

  工信部已经公布了80余家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这一些企业设立了约14435个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不过,这些回收网点很多沦为“摆设”,回收量非常少。同时,企查查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18年动力电池回收相关企业注册量突破1000家,2020年新增动力电池回收企业3400家,2021年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注册量暴增至2.45万家,预计2022年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注册量将超3万家,这导致我国在业或存续动力电池回收企业达到4.15万家。研报分析,这些入局者大多是没有认证和技术的小企业。非法回收企业的野蛮生长,扰乱了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的发展秩序,也为接下来可能到来的回收量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带来隐忧。

  一般动力电池的常规使用的寿命在 4-8 年,2014 年装机的动力电池在 2018 年迎来首批退役潮,且后续大量动力电池逐渐步入退役期,报废量的高峰期马上就要来临。2020 年中国市场锂电池回收量达到 47.8 万吨,其中车用动力电池回收量达到 25.7 万吨,预计到 2025 年中国锂电池回收量将达到 98.8 万吨,其中动力电池回收量超过 57 万吨。

  未来,随着废旧电池回收行业迅猛发 展,镍、钴等资源的供需压力有望得到缓解。随着全球绿色低碳趋势进一步深化,发达国家更加重视对电池回收行业的投入与管理。以欧盟为例,2022 年 2 月,欧盟通过《电池与废电池法规》,规定 2030 年前要实现电池活性材料中再生原材料中镍含量≥4%、钴含量≥12%、锂含量≥4%、 铅含量≥85%,且上述指标会在未来进一步提高。

  ●4月17日,南阳发布《南阳市“十四五”时期“无废城市”建设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开展废矿物油、废铅蓄电池、实验室废弃产物等社会源危险废物摸底调查。建立报废旧动力电池、报废汽车产生及回收统计体系,加强铸造废渣资源综合利用、金属废料和碎屑加工处理、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等方面技术研究。

  ●由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废旧电池回收利用分会主办的“全国锂电回收智慧供应链论坛暨锂电池回收产业集群融合创新发展峰会”于7月28日-29日在长沙与第四届湖南国际绿色发展博览会同期举办。大会以“融合创新、打造智慧供应链生态圈”为主题,旨在搭建开放共享的产业集流平台,促进动力电池全产业链各环节形成合力、高效联动、集聚发展,向高质量迈进。研究全面优化动力电池产业高质量发展格局,完善跨区域产业供应链,统筹推进动力电池全产业链集群发展。为动力电池回收处置行业发展献计献策。

  生态环境部固态废料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综合部政策研究室主任邓毅作了《废动力锂电池回收利用及政策管理建议》的报告,邓毅主任从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处理行业的现状,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处理管理政策,再到行业展望及下一步工作建议全方面阐述了行业目前及未来情况

  电池的化学属性及在整车中具有的特殊地位,而不是像汽车报废拆解一样,作为可有可无的附件。 为降低电池更换可能会产生的费用,整车厂从电池设计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后续的回收,比如说,尽量增加能回收利用的部分,未来报废的电池可能直接拉回到电池车间,不需要太多的流程就可以直接再装车,可想而知这对整车厂之间的相对竞争力贡献有多大。

  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汽车动力锂电池的寿命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完全预测。“电化学的世界就像能量魔方,未知远大于已知。”

  对于整车厂来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将电池纳入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中来,这其中就必然包含了回收。整车厂一开始就要从开发、生产、使用和回收四个维度,对锂动力电池进行全生命周期的管理。

  常见的动力电池有三元锂电池、锰酸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钴酸锂电池等。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即是对新能源车退役动力电池做必要的检验检测、分类、拆分、电池修复或重组,使其可降级用于储能、备电等场景。

  动力电池含有钴、镍、锰等重金属,有较高的回收价值。但是,如果拆解过程中重金属处理不当,就会对环境能够造成污染。

  燃油车时代,每一个主流燃油车品牌,都会自制发动机。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有没有可能跳出燃油车时代的窠臼,出现独立的第三方供应商?就目前的情况去看,30万元以上的高端车型销量不大,自建电池厂的性价比不高,可以依靠第三方电池供应商。

  选择是挂靠在废物回收处理公司还是自行申请许可证取决于当地法规、资格要求、自身能力和资源可用性等因素。

  1、了解当地法规对电池回收业务的要求。确定是不是需要再生资源许可证和危害资源许可证以符合有关法规。如果法规要求独立申请这些许可证,那么自行申请可能是必要的。若选择挂靠在废物回收处理公司,确保该公司具备拥有良好的资质和信誉。核实该公司是不是拥有合法的许可证和资质,以及其在废物回收处理领域的经验和声誉。

  2、如果你自行申请再生资源许可证和危害资源许可证,你需要具备相关的专业相关知识和操作能力来处理电池回收过程中的环境和安全问题。确保你能够很好的满足许可证的要求,并有能力执行相应的处理和回收流程。挂靠在废物回收处理公司可能带来合作伙伴关系和资源供应的便利。废物回收处理公司可能已建立了与供应商、回收厂和其他合作伙伴的联系,这有助于确保稳定的电池供应和高效的回收流程。

  3、与电池供应商、电池制造商、电子设备回收公司等建立联系,确保你有稳定的电池供应渠道。这能够最终靠与相关行业的合作伙伴合作或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来实现。设立回收点或建立收集网络以便从消费者或企业那里回收电池。这可以包括设立回收箱、与零售商或合作伙伴合作进行回收等方式。通过在线和离线渠道进行宣传和营销,提高你的电池回收业务的知名度。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废旧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涌现了一大批行业领先企业,在资源回收率和环保水平上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积累了实践经验,同时正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和产能布局,推进企业提质增效,规划覆盖动力电池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与企业自身优势有机结合,打造循环利用体系。

  邦普循环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建立了完善的研发体系,在退役动力电池全组分回收利用技术和装备开展了广泛研究,成功实现全自动化拆解装备的产业化应用。三元锂电池方面主要是采用湿法回收工艺。预处理阶段通过破碎、热解、粉碎和反复筛分、磁选等全自动预处理操作,获得精细粉料。经过一系列化学除杂工艺,产出三元前驱体。再以三元前驱体和碳酸锂作为反应物,在富氧环境中按照设定的温度程序进行烧结,得到电池级三元正极材料。磷酸铁锂方面通过优先提锂技术,推进锂金属综合回收率的有效提升。

  邦普循环已建成湖南长沙12万吨/年回收产业基地。2021年,邦普循环投资320亿元建设湖北30万吨/年回收基地项目,同步开展印尼、福建等地的产能布局,加强完善宁德时代在锂电新能源产业的战略布局,发挥产业协同优势。

  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具有镍氢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钛酸锂电池、三元锂电池等多种类电池的解决能力。已建成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处理产能13万吨/年。产出的超细钴粉和三元动力电池原材料分别占据全球市场的40%和15%。通过自建回收渠道,旗下动力电池回收企业已与350家电池企业和汽车厂商达成回收协议,年拆解能力20万吨。

  格林美采用湿法工艺,将电芯热处理后进行拆解、破碎和分选,经硫酸浸出后,萃取得到锰、铜硫酸盐,利用化学沉淀分离出钴盐、镍盐。其韩国浦项回收基地已建成投产,规划在欧洲开展产能布局,2025年将公司三元前驱体出货量提高到40万吨/年。

  赣锋锂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已建成3.4万吨/年废旧锂电池综合回收项目,2021年全年处理废旧动力电池、极片等2.6万吨。开展了废旧磷酸铁锂电池精深高值化利用、退役三元锂电材料高值清洁回收利用等技术的深入研究,利用热解及固氟技术充分减少回收过程中的污染问题。磷酸铁锂电池方面,采用湿法工艺,将预处理后的电池粉料经过除杂形成氯化锂溶液,再通过萃取、提纯等工序,产出无水氯化锂和电池级碳酸锂。三元锂电池方面,通过选择纯化与重塑再生技术,实现了生产的全部过程中萃取剂和副产物的高效分离,锂综合回收率大于90%,镍、钴、锰回收率大于98%,并大大降低了三废的处理成本。

  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第一、二批次白名单企业之一,截至2022年底,已建成退役动力电池回收解决能力6.5万吨,形成了规模化的钴、镍、锂金属的综合回收能力。

  华友钴业主要开展三元锂电池的回收利用业务,逐步开展磷酸铁锂电池的回收业务布局。三元锂电池回收方面,通过硫酸和双氧水对钴酸锂浸渣进行溶解,经萃取、反萃取等工序获得硫酸钴及碳酸锂等材料。磷酸铁锂电池回收方面,通过硫酸法提锂,最终产物也为电池级碳酸锂。

  未来华友钴业将在梯次利用和再生利用方面同步开展布局,预计2025年实现钴、镍金属综合解决能力扩大一倍以上,大幅度提高梯次利用能力,形成规模化的磷酸铁锂处理能力。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欢迎给我们留言,
我们会尽快回复你!

底部logo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