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美动力电池回收板块营收、净利均涨超50%新能源热潮带动赛道布局提速
当前位置: 首页 > PG游戏网站 > 废旧电线回收设备系列

格林美动力电池回收板块营收、净利均涨超50%新能源热潮带动赛道布局提速

  • 产品概述

  8月末,循环利用有突出贡献的公司格林美发布2023年半年报。在整体业绩下滑的背景下,其动力电池回收板块营收、净利双双涨超50%。一方面,这源于其完整的回收流程和技术体系建立的“护城河”;另一方面则源于“双碳”背景下新能源东风吹来的“红利”。

  专精特新企业高水平质量的发展促进工程副主任袁帅对记者指出,既能承接新能源动力电池“退役潮”的需求,又可通过循环利用弥补我国原材料匮乏之困,近年来,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产业赛道布局提速,正在成为新的经济稳步的增长极。

  格林美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回收与梯级利用的动力电池超过1.19万吨,同比增长40%以上,动力电池梯级利用产品实现营业收入4.04亿元,同比增长57.59%,业务净利润859.87万元,同比增加55.80%。

  小小的电池何以为格林美撬动上亿元营收?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智库专家洪勇对记者分析,早期布局和技术积累,使格林美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拥有一定的先发优势。同时,完整的回收流程和技术体系,让其能够有效地进行电池拆解、材料回收和再利用。

  步入动力再生所在的产业园,处处可见汽车元素、处处体现着“资源有限,循环无限”的理念。

  2015年,格林美提出打造“新能源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理念,构建“废旧电池报废回收-原料再制造-材料再制造-电池组再制造-再使用-梯级利用”的循环体系;2020年,其整合旗下动力电池回收、拆解、梯次利用和再生利用业务,成立武汉动力电池再生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动力再生”),以武汉为总部,下设荆门、无锡、天津和深汕基地。

  “动力电池回收已成为格林美非常成熟的一项业务。”动力再生副总经理别传玉和记者说,回收交易达成后,我们拿到电池的第一步操作是溯源管理,之后放电去除危险性就郑重进入拆解环节。这是整一个流程中最大的难点之一,也正是其优势所在。

  据了解,电芯是电池的最小单位,一组电芯可以组成一个电池模组,几个模组又可组成一个电池包。目前,按照国标电芯的种类就多达140多种,每家车企还会通过你自己的整车结构设计电池包,因此电池包种类可能有几千种,每一批回收的种类都可能不一样,这就导致拆解效率很低。

  为应对这一难题,2022年,动力再生在业内首创研制了退役动力电池“智能柔性拆解”产线。所谓智能,即利用“拆解机器人”对电池包做图像识别,首先让机器人学习电池包的结构、螺栓的型号及尺寸、如何固定等,之后让其自主选取拆解方式及末端元件,实现自动拆解;而“柔性”则体现在对电池规模的兼容上。

  “这也是回收利用业务得以运转的关键环节。”别传玉和记者说,对回收的电池,首要考虑的场景是梯次利用,比如乘用车上的电池包能做成适用于二轮、三轮低速电动车的小型锂电池,这样续航要比原来的铅酸电池高得多。因此,在能轻松实现梯次利用的情况下,则对电池重新配组做成电池包,经检验认证后进入销售经营渠道;对不能梯次利用的电池,则进一步将电芯拆解,利用化学方法提取其中的镍钴锰锂材料。

  精细化的业务流程,为格林美构筑起了动力电池回收的护城河。而站在宏观层面,该模块的崛起,则源于“双碳”背景下新能源东风吹来的“红利”。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市场火热,带动动力电池产量同步增长。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动力电池产量为293GWh,这一数字预计仍将持续增加。

  根据早期动力电池常规使用的寿命为5-8年推测,自2017年前后我国推行新能源汽车以来,第一批动力电池“退役潮”正在临近,这为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带来不小的市场机遇。

  从上游看,主机厂、报废汽车回收企业及运营商,都会有许多自己不存在能力处理的动力电池,电池厂在生产的全部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废料、次品或不可销售的实验电池包。电池回收企业的存在,正为它们提供了一个好去处。

  “目前,国内退役动力电池的回收率较高,因为大家都知道它是有价值的。一个大型动力电池包原本价值六七万元,退役后至少也值大几千甚至上万元,因此没有人会随意废弃它。”别传玉称。

  回收只是整个产业链条的前半程,下一步对电池来加工、再次出售,才能真正形成闭环。

  从下游看,动力电池回收处理同样存在广泛的应用场景。据别传玉介绍,梯次利用的下游包括二轮车、三轮车,以及叉车、高空车辆等工程机械的运营方;再生利用的下游则是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或电池生产企业。

  对后者而言,相当于把从上游回收来的电池材料,经过处理后重新作为生产锂电池的原料。除了盈利,这样的循环有着更重要的意义——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数据,2022年中国已探明的镍、钴、锂矿储量分别为210万吨、14万吨、200万吨,占全球储量分别为2.10%、1.84%、7.69%。关键资源匮乏的现状,让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价值进一步体现。

  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对记者表示,通过建立车企、电池生产企业的电池闭环回收体系,实现从研发到供应链、从生产制造到回收利用,可有效缓解我国原材料依赖进口的局面。

  “我们的期望是,通过一次进口把镍钴锂等材料引入国内,之后再通过回收利用把这些材料提取出来,重新运用到电池中去,由此形成电池回收利用的大循环,我们就不用大规模进口了。根据推算,通过回收利用,到2025年,我们大约能解决20%-30%的前端原材料需求;到2030年,大部分需求都能够最终靠回收解决。”别传玉表示。

  既能承接新能源动力电池“退役潮”的需求,又可在废旧电池中挖掘“矿山”,弥补原材料资源之匮,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已成为国内诸多企业竞相跻身的赛道。

  例如,新能源电池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宁德时代”已通过收购“邦普循环”切入动力电池回收赛道。截至去年11月,邦普循环已建成221个电池回收网点;比亚迪也与中国铁塔达成梯次利用战略合作,目前在全国设立近40个回收网点。赣锋循环、华友循环等公司也已建成年解决能力数万吨的动力电池回收产线年底,全国拥有废旧电池回收利用从业资格的企业约有3000家,截至2022年,这一数字突破3.8万家,两年间增长了十多倍。

  今年5月,工信部召开相关研讨会表示,下一步,将加快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办法研究制定,强化行业规范管理,持续完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

欢迎给我们留言,
我们会尽快回复你!

底部logo

微信公众号